记忆中的冷静老师
发布时间: 2019-06-21 浏览次数: 10

       晨时分醒来,习惯地摸手机看了一眼,被好友群里沈红老师发了一条消息惊到了:
“今天下午1:20,冷院长在家中去世了。”
       什么?冷静老师去世了?!
       这个悲伤的消息让我再无睡意,还想着下次回国去看望她,可这个想法已然再无可能实现了。
       脑海里她的音容笑貌仍是那么清晰,她是我来单位后认识的第一位系里同事。
       记得35年前刚到船院,我们新教师在校人事处参加完学校的欢迎会和介绍后,各系来领自己部门的人,是冷老师来接的我们,她是基础学科系的副主任,那时她四十岁左右,短发,笑迷迷地领上我们几个二十岁刚出头的年轻人去系里,路上很关心地问了大家的宿舍安排情况和大家的感受,就象个和霭的阿姨。
      到了系办公室,当时的系办还在平房里——当初的平房是那种筒子间,在系办见到书记主任,又开了个欢迎会,军人出身的冯书记代表系领导欢迎大家后,我们几位新人去各自部门报到,因为我们物理教研室与系办不在一起,冷老师又送我们去教研室,我这才知道她与我以及同分配来的小刘是同教研室,她把我们领到了系办公室后面二层实验楼二楼,把我们介绍给其他同事后,才匆匆回系办去了。
       因为冷老师是系领导,又是物理教研室的老师,所以几天后由她找我谈话,她仔细介绍了教研室的科研教学实验情况,又仔细询问了我的个人兴趣和规划——那时年轻,哪里懂个人规划?记得只说自己是理论物理专业,以后想多做些实验物理的工作,冷老师就笑了,说好,先熟悉工作吧。
       后来工作安排是先在实验室工作,同时听老教师们上的理论课,第一年听得最多的是冷老师的课。
       她有一副天生合适做老师的好嗓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清脆悦耳,自带吸引力。她的讲课声音可以轻易地传到大教室的每个角落,我悄悄想,这是女高音啊,这嗓子唱歌一定很棒!
       后来知道了冷老师是文革前的吉林大学物理系毕业生,文革结束后考上了文革后第一届的在中科院上海技术物理研究所汤定元先生的研究生,所以物理功底非常了得,上课时物理概念交代清晰,物理理论的来龙去脉讲得一清二楚,公式推导干净利落,加上冷老师讲台上风度极佳,听冷老师上课绝对是一种享受。
       普通物理课教室后来因为实验楼落成有了更大的教室,每次课有一百多学生,大教室中冷老师的声音依然足够响亮,那时担任了院领导的冷老师还兼任着普通物理课教学,上课依然一如既往地认真。
       现在仍旧记得冷老师的音容笑貌,她上课的风采仍旧清晰在我脑海中,虽然已是35年前,却仍似昨天。
       大概是86年左右,冷老师通过考试,取得了出国进修一年的机会,那时出国不象今天这么容易,选上的人员必须是单位各方面极优秀,有发展潜力,有很强的科研能力的人,冷老师出国似乎是所有人都认为是最正常不过的事。
       一年后,冷老师回国时,用省下的生活费给教研室每个同事都带了礼物,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了资本主义国家的人用的吉利剃须刀,刀真的很好使哎。
       冷老师从美国进修回来,给系里和物理教研室带来许多新思维。记得很清楚的一件事是,教研室有了一台长城0520台式电脑,大家开始了科研实验数据计算机处理,一系列基于计算机的科研教学项目也逐渐展开,物理教研室以及基础学科系的教学科研有了许多新意。
       教研室的年轻人都曾得到冷老师的指导与引领,对我们这些年轻同事,她就是温和体贴的师长,学术的引领者,教学的示范者,生活的指导者。
冷老师善良,善解人意。
       教研室曾有一位老师夫妇较长时间分居两地,她一次次和女方谈心,帮她分析情况,想办法为她安排合适的工作。另一位老师夫妻因各种生活矛盾后来离婚,也是冷老师出面与学院里商量,解决当时矛盾产生的最大原因——给这位老师分配了房子,让他们得以复婚。
       在冷老师任院领导后,我曾经为一位外教苏珊的事找过她,这位外教来自美国,是市科委聘来为市青年科研人员开设口语班的,课程结束后,苏珊喜欢上了中国,也喜欢上了那份教师工作,希望有机会在此多呆些时间,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回国就意味着立即失业。
       苏珊要留在中国当然必须要有工作机会才行,不过当时可以有能力支付外教工资的单位并不多,我们学院是最吸引她也是较合适她的地方。我是她的口语班的学生,便去帮忙联系,院领导中我只熟悉冷老师,当然只能找冷老师,去了冷老师办公室,告诉了她来龙去脉,冷老师答应帮忙过问。不长时间后,冷老师告诉我苏珊的事安排妥了,我们学校会给她发工作邀请,苏珊在科委的口语教学完成后就可以来我们学院做口语老师,学校会解决苏珊的住宿和一系列问题。
       知道这个消息我真为苏珊高兴,也谢谢冷院长,不过当初的我真不知道“工作安排妥了”背后的难度,其实有许多具体事情需要解决,在学校里就牵涉到教务,后勤,师资,保卫,外事,校外牵涉公安局,科委,市外办,或许还有省外事,教委等等,许多部门需要协调商量,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冷老师的帮助让苏珊有机会更多地了解了中国,了解熟悉并真正地喜欢上了教师这个职业,后来苏珊回美后一直从事英语教学,教外国学生学英语成为了她的职业,要知道在来中国前,她只是个超市营业员。
       再替苏珊谢谢冷老师。
       我后来出国学习,以后在国外工作至今,回国探亲回船院时见过她许多次,每次她都很高兴,问我的工作家庭孩子情况,我也都会和她讲讲自己干着的工作,她听到我讲工作仍与物理有关总是很高兴。
       与冷老师聊聊天,听听她的叮嘱和鼓励,心里总是暖洋洋的。许多时候也听听冷老师很自豪地说说她的孩子在外求学工作的情况。
       后来听说冷老师病了,几次回国时,都赶上冷老师健康情况不太好,原还是想去看望老领导老同事,可听许多朋友同事都说她需要休息,说别去看望了吧,犹豫再三,就想着等下次冷老师情况好些再去拜访吧,只心里向她问好,为她祈祷。
       后来听许多朋友同事都说她情况不太好,再后来听说病情愈发严重了,听说后心里总是沉甸甸的,总还想着下次去拜访,可没想到再无机会了。
       没去见病重的冷老师确实遗憾,想到再也见不到那位待人和善,做事果断的师长令人难受,但想到记忆中只有冷老师健康美好印象也让我心里有一丝安慰。
       冷老师是我工作遇到一位非常令人感动的长辈,作为教师与科研工作者,她有着那一代教育工作者特有的责任感和勤奋精神,作为同事,她有着五六十年代受教育的那一代人特有的热情与善良,作为领导,她有非凡的领导决策力,以及强烈的工作热情。
我想她的学生与同事都会深深地记得她的。
       冷静老师千古。

       冷静老师于2019年6月12日下午1时20分去世。写下此文记念这位温文尔雅,善良可敬的师长。(李悦)


 
版权所有 © 江苏科技大学 地址:江苏省镇江市梦溪路2号 邮编:212003